您现在的位置:本港台奖现场开奖直播 > 招生考试 > 考试信息 > 正文内容

陈师孟辞职究竟是以退为进还是清扫战场?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2-01 浏览次数:

  
 

   曾经是民进党籍的“监察委员”陈师孟,在民进党人为胜选的一片狂欢声中,却透过蔡办秘书长陈菊,向蔡英文递出辞呈,蔡英文随即予以核准。

  
 

   蔡办昨日表示,蔡英文指示表达慰留、盼他能做完本届任期的态度,但也会尊重他最后的决定。 对蔡英文的这个表态,淡江大学教授包正豪表示,蔡办的说法有两个意涵,蔡英文应该是希望陈师孟自己滚蛋。 包正豪说,蔡办的说法有两个层面的意涵,首先“蔡指示‘慰留’,但‘尊重’他最后决定”的意思,应该是“滚蛋,别指望我会留你”。

  
 

   第二个意涵:“监察委员”“非正式”成为台湾地区领导人下属,再一个独立机关失去独立地位,而且还是自己阉掉自己。

  
 

   这很奇怪。 如果说,民进党2018年在“九合一”选举中大败后,一群民进党籍“猪队友”或是自知没趣引咎辞职,或是被上峰当作是替罪羊而怒炒,倒是正常政治现象的话,那么,在今次“大选”中,虽然“立委”选举的战绩并不理想,但毕竟仍然夺得过半议席,而且蔡英文更是拿下得票的最高纪录,民进党得以继续维持完全执政的政局,民进党内没有也无需制造“替罪羊”,为何陈师孟还是要辞职?实际上,即使是陈师孟在选战过程中的言行令人侧目,但也没有影响到民进党的选情,因而并未成为“选战中的吴音宁”,因而也就没有必要向吴音宁那样,为顾全大局而自行请辞。

  
 

   有一个说法,是与包正豪的解读较为接近,就是连蔡英文也对陈师孟的系列言行,尤其是要约询判决马英九涉“泄密案”无罪的法官,引发司法界串联大反弹以及“司法院长”许宗力公开批评残害司法,感到不妥,因而要他辞职。

  
 

   实际上,蔡英文成功连任后,就必须直接面对未来四年的严竣形势,包括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乏力,也包括台海局势紧张等,如果未能及早扭转,与八百一十七万选民的“蜜月期”很快就会“玩完”。

  
 

   因而蔡英文可能将会进行战略转移,放弃已经完成阶段性任务的贩卖“芒果干”等极端手段,转为搞好内部经济事务,甚至还将会寻求能够在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前提下,与对岸进行交流以至恢复协商的机会。

  
 

   因此,蔡英文将要进行“清理战场”,扫除一切与此战略转移目标相扞格的事物。

  
 

   在此背景下,陈师孟之类的人物已经完成其“历史任务”,被蔡英文当作是“秋后扇”,用完即弃。 否则,如让陈师孟继续胡闹下去,只能是误事,甚至是惹来高度尊重法官独立审判权的美国的不满。

  
 

   当然,导致陈师孟请辞的最直接原因,是继一千六百八十九位法官,占比全台湾地区法官高达八成的参与联署,表示坚决反对“监委”陈师孟针对法官审理案件所表示的法律见解、心证形成及事实认定等“审判核心”事项,“违宪”调查、约询承审法官,并重申审判独立是民主法治的基石,不容少数人践踏毁弃;陈师孟身为“监委”,更应“合宪”之后,“司法院长”许宗力也在选后指出,司法独立的意义,要避免外来的不当干预及压力,使法官不需要屈从特定人的意志,做出公正无私的裁决。

  
 

   所谓不受干预,不仅指裁判前,裁判后也不受秋后算账。

  
 

   许宗力还援引荷马史诗《奥德赛》中,海妖利用魅惑的歌声诱使航海者葬身于船难为例,指当案件高度敏感,政治激情高涨时,人们往往忍不住去批斗、甚至设法弹劾法律见解不合己意的法官。 这种政治冲动,就像海妖迷人而致命的歌声,背后潜藏着让民主法治触礁的暗流。 而成为摧毁陈师孟意志的关键因素。

  
 

   这两大因素,陈师孟不能因为自己的狂踞心态就视而不见。 实际上,有八成法官参与联署,这就证明其中有蓝有绿,亦即连意识形态偏绿的法官也不值陈师孟的所为,这当然更是捍卫自己的独立裁判权。

  
 

   尤其是“司法院长”许宗力的批评,更让连“天不怕,地不怕”的陈师孟也感到心虚胆怯,因为“剃人头者也被人剃头”,陈师孟惹怒了法官,他今后却难以保证不会发生任何差错,届时可能就会被法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予以治罪。

  
 

   何况,在法官们“众志成城”之下,陈师孟即使是要“弹劾”一审判决马英九无罪的法官唐玥,但唐玥必将会寻求司法救济,获得“司法院”依法据理给予“平反”,也将让陈师孟无地自容。

  
 

   面对这样的尴尬前景,倒不如急流勇退,在正式约询唐玥之前就递交辞呈,以避开风口浪尖。 实际上,在八成法官联署反对陈师孟干预司法独立,及“司法院长”许宗力批评陈师孟之后,一向十分狂妄的陈师孟,也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做法是否“合宪”的问题,据说曾经私下咨询“宪法学”学者的意见。 因而可能合理地推测,“宪法学”学者给予的分析意见,对他此举极为不利。 否则,还曾以颇为强硬态度响应参与联署的法官以至“司法院长”的陈师孟,是不会急转弯辞职的。

  
 

   当然,陈师孟为了顾全蔡英文战略转移的大局而辞职,蔡英文也将不会亏待他,作为交换条件,可能会有其他更适合他的位置作安排,而且还将是不低于部长级的职位,甚至是“大法官”。

  
 

   当然,这就带有交付许宗力“就近看管”的意思了。 陈师孟可说是专门与法官作对。 在获得蔡英文提名,尚在“立法院”行使同意权之时,他就扬言要调查“办绿不办蓝”的法官,尤其是判决陈水扁有罪的法官。 这本来就伤害法官的独立审判权,及法官的审案尊严。

  
 

   而他要约询法官唐玥的理由,并非是“枉法”或“受贿”,而是唐玥在审理马英九“泄密案”中行使的自由心证,而自由心证是法官判案的“审判核心”之一。

  
 

   可见陈师孟的狂妄程度,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

  
 

   倘让他继续胡闹下去,就可能会在司法官中酿成冤假案,严重威胁台湾地区的司法独立及司法尊严,当然提名他的蔡英文,有责任予以管束。

  
 

   到管束不住时,就是要当作是“秋后扇”了。 当然,这其中可能也是陈师孟“孤臣无力可回天”的绝望心态而致。 因为他是超级“扁迷”,为了报答陈水扁对他的栽培,先后任命他为台北市副市长及蔡办秘书长,可说是为陈水扁“两肋插刀”,因而才有刚就任“监委”就叫嚷要查办“判扁”的法官。

  
 

   但在今次大选中,以陈水扁为精神领袖的“一边一国行动党”惨败,陈水扁随即声明退出政坛,这让陈师孟精神崩溃。 连他的偶像都已“跪低”了,自己为何要继续维护之?来源:新华澳报责任编辑:黄杨。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