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本港台奖现场开奖直播 > 园丁风采 > 名师工作室 > 陈德宾 > 正文内容

美媒文章:美军深陷党派政治与种族主义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7-03 浏览次数: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美国世界政治评论网站6月16日发表爱丽丝·弗兰德和丹尼尔·怀特合写的文章《美军对种族主义和政治化的清算》,称过去数周发生一些事例印证了某些趋势——美国军方越来越多的参与党派政治,而军队自身也同样面对严重的种族主义问题。 文章摘编如下:过去两周可能是美国军方与文职机构关系的转折点。

   特朗普扬言要部署现役部队镇压国内政治抗议;国防部长建议各州州长“控制”美国大城市的“战场”,旋即收回这一言论;在国民警卫队协助强行驱散白宫附近的抗议者后,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美国最高级别军官马克·米利将军与特朗普在该地区合影。 米利后来道歉说,他“不应该去那里”。

   尽管这些事件似乎是特例,但它们符合目前的两个趋势。 第一个趋势是40年来军方越来越多地参与党派政治。

   第二个趋势涉及军队自身的种族主义遗产。 这两个趋势最近引发了人们的质疑,即军方未来几年是否以及如何参与国内政治竞争和辩论。

   按照传统和法律,美军是一个超党派机构。

   正如国会研究服务部解释的那样,可以指望军队“保卫所有美国人,不管他们属于哪个派别”。 但是,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军官队伍开始越来越认同共和党,军方超党派的道德规范就越来越难实现了。

   1988年,退役海军陆战队司令保罗·凯利将军支持老布什竞选总统,开启了退役将军公开支持两党总统候选人的趋势。 自那以后,总统候选人为提高自己的信誉,一直寻求退役军官的支持,这个国家有关军队超党派性质的看法随之逐渐瓦解。 大约在同一时间,公众对军队的信任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水平,远远超过其他机构。 这进一步刺激了政治候选人对军方支持的胃口。 今天,公众的信任为军方的声音增添了政治色彩。

   这种政治色彩因5月25日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被一名白人警察打死而被放大。

   随着反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行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席卷全国,一批退休和现役军方领导人公开谈论种族主义以及特朗普和其他知名共和党人要求动用军队应对抗议活动的呼声。 与此同时,军方自己的种族主义遗产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退役陆军少将达纳·皮塔德是少数获得如此高军衔的黑人军官之一。 他最近对《外交政策》说:“军队无非是我们所服务的美国社会的缩影——就种族主义而言,军队的问题与美国社会不相上下。

   ”这种观点最让人头疼的一种体现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在美军内部制造麻烦。

   根据2019年的一项调查,36%的现役军人在其他军人身上看到了白人至上主义或种族主义意识形态的表现——比2018年调查时高出12个百分点。

   很少有研究考虑军队政治化的种族因素。

   首先,军队中的种族和政治身份有重合的模式。

   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认同共和党的军官队伍中白人比例极高。

   这种差异常常延伸到退伍军人的政治活动中。

   目前,有96名国会议员是退伍军人,但其中只有11名不是白人,其中5名是黑人——这5人全都是民主党人。

   今天,研究发现,黑人退伍军人在寻找工作时仍然比白人退伍军人面临更大的困难,而且收入较低。

   最后,由于美国人的党派分化倾向影响到目前有关美国结构性种族主义的辩论,军方可能也会被要求在种族平等和反种族主义问题上选边站。

   然而,尽管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公众支持抗议者的目标,但国民警卫队显然参与了驱散抗议者的行动。 结果是,军队似乎夹在两种忠诚之间左右为难。

   美国官员必须注意这些动态的微妙之处,以帮助军方应对自身与种族主义的斗争。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